315中国诚信建设联盟
中国3诚信好品牌

当前位置: 首页  >  工商企业  >  企业动态

2021年医疗行业十大痛苦公司

发布日期:2022-01-06 17:49:00 来源:华夏时报
核心提示: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王瑜于娜北京报道2021年,疫情仍然笼罩全球,而医药却不再是时代的宠儿。这一年里,医疗行业中哪些公司最为痛苦?资本市场上,融资难度提升。随着股价下行,医药企业IPO增速放缓,数家药企上市破发,股价整体折戟;政策层面上,反垄断是主旋律,多家原料药企业收到反垄断罚单。监管趋严,康 ..


2021年医疗行业十大痛苦公司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瑜 于娜 北京报道

2021年,疫情仍然笼罩全球,而医药却不再是时代的宠儿。这一年里,医疗行业中哪些公司最为痛苦?

资本市场上,融资难度提升。随着股价下行,医药企业IPO增速放缓,数家药企上市破发,股价整体折戟;政策层面上,反垄断是主旋律,多家原料药企业收到反垄断罚单。监管趋严,康美案引发A股上演“花瓶”独董大逃亡。集采常态化,倒逼药企改革。社会影响上,反内卷延伸到医疗行业,生长激素被滥用的情况得到重视……

Me too时代过去,FIC还未到来,摸索中的药企必将经历转型阵痛。本文中所说的2021年医疗行业十大痛苦公司,同时也是行业缩影,在他们身上能照见自己,也能预见未来。

康美药业:高额赔偿引发独董大逃亡

新《证券法》实施后,对违法行为不再是“自罚三杯”那么简单了。康美药业的董监高、审计机构、独董们都要面临严厉的惩罚。而其中对独董们的巨额罚款,引发了A股市场的独董大逃亡。

康美药业的5位独董,除了一位是会计师事务所所长,其余4位都是高校教授。他们在康美药业的年收入在6万-10万之间,但是因为在虚假财务报表上签字,因此面临上亿元的赔偿金额。

判决书披露后,11月12日-19日,A股企业中18家上市公司密集披露独董辞职公告,某企业独董因为在“敏感期”辞职引来公司董事长“炮轰”损害上市公司利益。

长期以来,独董在企业中扮演“花瓶”角色,随着康美案推进,独董机制或将迎来变革。

华北制药:“医药长子”的首张集采罚单

今年华北制药迎来集采的首张罚单。由于在山东省未能按协议供应布洛芬缓释胶囊约定采购量,华北制药被联采办取消自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参与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活动的申报资格。另外,山东省将华北制药失信等级评定为“严重”,中止其布洛芬缓释胶囊在山东的3年挂网资格,取消其自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参与山东省组织的药品集中带量采购活动的申报资格。对于此次断供事件,华北制药解释为现有产能不足,责任单位重视程度不够等。

华北制药是中国目前最大的化学制药企业之一,其前身是中国“一五”计划期间重点建设项目。华北制药的投产结束了我国青、链霉素依赖进口的历史,被称为共和国的“医药长子”。

华北制药近年来营收增速放缓,加之集采断供事件,折射出老药企的发展困境。

扬子江药业:反垄断天价罚单

今年4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公布对扬子江药业涉嫌达成并实施垄断协议行为处罚结果,责令扬子江药业停止违法行为,并对其处以7.64亿元罚款,罚款额为2018年销售额254.67亿元的3%。

据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扬子江药业重点固定和限定价格的药品种类为:蓝芩口服液、百乐眠胶囊、黄芪精、依帕司他片、苏黄止咳胶囊等。市场监管总局认为,扬子江药业上述行为违反了《反垄断法》第十四条“禁止经营者与交易相对人达成下列垄断协议:(一)固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价格;(二)限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最低价格”的规定。

医药领域的反垄断不断趋严。2020年4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三家葡萄糖酸钙原料药经销企业开出3.2亿元的巨额罚单,并在10月发布了《关于原料药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旨在预防和制止原料药领域的垄断行为。

此次扬子江药业被罚,说明医药行业的反垄断已经从原料药领域进入制剂领域。

长春高新:不内卷,生长激素能否支撑千亿市值?

今年,某央媒发布文章,揭露了儿童生长激素滥用的情况:不少医院、企业联手,利用家长的“身高焦虑”,将本该应用于医学上治疗矮小症的“增高针”,滥用于非该适应症儿童。

数据显示,我国生长激素行业市场规模从2012年的9.1亿元增至2018年的41.8亿元,增幅高达359%。而文中医生指出,真正需要生长激素治疗的儿童占比非常小,内卷支撑起生长激素行业爆发式增长。

长春高新是生长激素的龙头企业,2016年-2020年净利润增速分别为26.11%、36.53%、52.05%、76.36%、71.64%,公司基因工程/生物类药品毛利率高达92.27%。今年5月,长春高新股价达到历史高点522.17元/股,截至12月28日收盘价为281.86元/股,几近腰斩。

如果家长不内卷,生长激素能否支撑企业的千亿市值?

百济神州:“绿鞋”难护盘

在美股和港股都意气风发的中国创新药“一哥”百济神州,登陆科创板时有点郁闷。

百济神州发行价格192.6元/股,开盘即报176.96元/股,直接跌破发行价,首日报收于160.98元/股,下跌16.42%。

在此次发行中,百济神州引入了港股的“绿鞋机制”即超额配售选择权,百济神州授予中金公司为期30日的超额配售选择权,可超额配售不超过1725.8万股。中金公司在12月20日已全额行使完超额配售选择权,其从二级市场买入 17,258,000 股股票,买入平均价格为 163.80 元/股,最高价格为 171.99元/股,最低价格为155.02元/股。

但是绿鞋难护股价颓势,百济神州12月28日报收于144.55元,据发行价跌超25%。

在美股、港股和A股上市的百济神州目前未实现盈利。业内人士认为,过去两年医药板块在一二级市场估值过高,今年多家企业破发,是回归理性的表现。

可孚医疗:新股躺赢时代结束

本被视为“大肉签”的可孚医疗于今年10月25日登陆深交所创业板,上市首日即破发。可孚医疗发行价为93.09元/股,收盘价88.97元/股,下跌4.43%。

可孚医疗是今年首只上市破发的医疗企业。可孚医疗的破发,意味着医药股打新躺赢时代结束。可孚医疗的主营业务是家用医疗器械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受新冠疫情刺激,个人防护设备需求激增,可孚医疗2020年业绩也水涨船高。但是随着疫情被控制,个人防护用品的需求回归常态,可孚医疗三季度业绩增速开始下滑。

Wind数据统计显示,自可孚医疗破发后,又有华兰股份、成大生物、迪哲医药、百济神州、南模生物这些医药企业相继破发。

成大生物:创首发日最大跌幅

10月28日,备受追捧的成大生物上市首日爆冷破发。成大生物开盘即跌破发行价110.00元/股,收盘价为80元,跌幅27.27%。而成大生物的破发,还影响了控股股东辽宁成大,当日辽宁成大跌停,报收于20.42元/股。截止到12月28日,成大生物报收于75.26元/股,总市值为313亿元。

成大生物是一家研发和销售人用疫苗的生物科技企业,其中人用狂犬病疫苗及乙脑灭活疫苗是成大生物的核心产品,招股书显示,这两类产品的毛利率都在86%以上。

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成大生物是年内上市的医疗新股中首日跌幅最大的股票,迪哲医药居第二,跌幅为21.8%,其次是南模生物为18%,百济神州为16.4%,华兰股份为10%。

康泰医学:业绩可持续性存疑

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目前,在医疗保健行业中,今年年跌幅最大的股票为康泰医学,跌幅为66.78%。

该公司于去年8月上市,是创业板注册制首批上市的18家企业之一,其主营产品为血氧类的医疗器械产品。

康泰医学也曾风光一时。该股票发行价为10.16元/股,首发当日股价最大涨幅达为2934.5%,尽管收盘时,股价从最高的308元/股跌到118元/股,但仍收涨1061.42%,成为康泰医学是2020年IPO医疗企业中,发行首日涨幅最大的企业。

康泰医学是疫情受益股的缩影,随着疫情被控制,该公司今年三季度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44%。未来公司业绩如何持续,是这类公司共同面临的难题。

恒瑞医药:转型之痛

从年初截至12月28日收盘,恒瑞医药股价跌幅达46%,在227家制药企业中,跌幅排名居前五。“市值一哥”宝座在今年被药明康德取代。

在集采、营收和股价的三重压力下,恒瑞医药也开始逐渐转变思路:一是通过变更会计政策,对研发支出资本化时点估计进行变更,以此减低商业化成果的不确定性和“优化“财务报表;二是公司开始与外界合作并引进项目补充管线,但是这条路恒瑞医药走得也并不顺利。

今年8月,孙飘扬回归恒瑞医药后,以前甚少License-in的恒瑞,与万春药业合作了“普那布林”项目,但是12月1日,FDA驳回了万春药业的创新药物“普那布林”的上市申请。FDA认为这款药的临床研究数据不够充分,并要求万春药业继续开展相关临床研究,以获得充分的审批证据。因此,恒瑞医药对万春药业的投资可能“打了水漂”。

恒瑞医药的转型或许是众多医药企业的缩影,Me too时代过去,如何成为FIC,企业还在探索的路上。

云南白药:从股神到韭菜

今年三季报显示,云南白药交易性金融资产持有期间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为-15.5亿元,也就是所谓的“炒股浮亏15.5亿元”。而2020年,其炒股浮盈金额为 26.18亿元,一年间,从股神变成了韭菜。

对于公司炒股亏了15.5亿的质疑,云南白药对外表示,入局证券投资是为了提升资金的使用效率,未来会逐步优化投资结构,也会逐步退出证券投资。

在资本市场上浮沉的云南白药,背后是主营业务增速放缓的痛点。近年来,云南白药扣非净利润增速已经远远低于其他可比中药企业。今年,云南白药还因为因生产、销售不符合经注册产品技术要求的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被云南省药监局处罚。近日,又被挪威主权财富基金从政府养老基金全球基金投资名单上“除名”,原因是该公司有导致严重环境破坏的不可接受的风险。

老牌药企云南白药进入多事之秋。

总体来看,对于上述十大痛苦公司乃至整个行业而言,痛苦的开端,也许是好的开始。


[ 加入收藏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 返回 ]
(分享)告诉好友:
(更多资讯,请关注:  315中国网 / www.315zhongguo.cn)

按分类浏览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加入我们|联系方式|网站地图|手机版
315中国网   诚信中国发展委员会   诚信中国发展联盟   京ICP备17050690号-3